「天啊!終於有人明白我了。」
只是明白我的不是人, 而是一份基因報告, 一份能娓娓道出人生故事的報告。
故事主人翁當然是我- 小時好動不喜上課的我, 那年代的傳統小學對付這類學生只有一種方法, 便是體罰,還記得老師那巴手掌熱刺刺的痛進心窩裏;極度反判的我也只會用一個方法對付- 老師說東我道西,她要我上進我偏要捧蛋, 那句「成績尚待進步!」永遠是耳邊風…
反叛的小學生隨著歲月演變成多情、感性中帶憂鬱、體弱多病的中學生,憑著小學老師隱若看見的丁點兒天聰進了大學, 但也只是糊糊塗塗懶懶散散騙了個學位,心裏常想別人不明白自己, 而自己更不明白自己。
若當年我能遇上「報告」,人生路便可少作枉走。 唯幸那時老天也待我不薄, 畢業後亂打亂撞地闖進藥業界,那時我才開始明白我有一顆助人的心, 能幫助別人便是我快樂泉源;隨後二十多年便慿着這信念找到自己,也藉此能幫助病人。 記憶裏最深刻最感動的是有緣與一眾精神科醫生推廣扶助情緒病病人, 譲他們在困境中得到合適治療與社區支援。
走過這漫長人生路,開始知道自己所想所求,但這份認知實在來得不易。原來簡單一份基因報告早己告知這份來得不易的認知。當見到報告早己清楚註明我有潛質成為「社會幫助者」類别中的心理學家或精神科醫生時,實在有衝動給它一個擁抱,雖則它只是一張紙。
了解基因,了解自己,明白後便能好好把握將來,不讓日子白過。此刻人生雖然走了大半(大概吧),我深知我還有未完的使命….
擁抱基因,擁抱未來。